• Wing Nam

不一樣的創業家 — 「城泉」CEO 由金融轉戰社會創業

Updated: Aug 14, 2019



早於邀請「城泉」的行政總裁 Ada 來訪問前,其實我們已在市區使用過它的添水機 Well#。Well# 當時給我們的印象是非常時尚,使用過程亦與眾不同的,我們卻沒想到,每次三十秒的添水體驗,竟然花了「城泉」團隊一年多的時間去研發和改良。連同整個訪問過程,我倆深深體會到 Ada 和團隊對環保的執著和改變未來的憧憬。

踏入辦公室,「城泉」的團隊規模絕對是意想不到的。我們身邊接觸到的大多社會企業都是比較小型,員工人數十根手指數畢,有些甚至是由數位創辦人「一腳踢」。相反,「城泉」不但有十多位員工,更有空間十足的會議和茶水間。作為一家成立了差不多四年的企業,「城泉」的架構甚至比很多成立十載的社會企業紮實。

| 社創家的氣質

Ada Yip | 城泉行政總裁

我和 Hayley 雖然同讀新聞傳播系,對採訪這方面卻仍是沒什麼經驗。縱使與 Ada 見面前,我們已在互聯網「起底」,看過她的不少報導、訪問和演講,對她和「城泉」的背景基本上是瞭如指掌,但在整個籌備過程中,還有很多事情是不太熟悉。已接受過多家媒體訪問的 Ada 大概也明白我們的經驗尚淺, 反過來幫助我們,分享自己以往的被訪經驗,更提議我們在訪問時應營造一個比較輕鬆有趣的氣氛,令觀眾更投入訪問中。一個忙碌的創業家,卻願意花上額外的時間協助年輕人,我想,只有抱著同理心的人才能維繫這條雙重底線。

從事過金融界的 Ada步入會議間時,我們仍然感受到那股女強人的霸氣。「放棄高薪厚職貢獻社會」的新聞在市面上經常遇到,我們多次追問擁有同樣經歷的 Ada 為何轉行,Ada 只對自己的過去輕描淡寫。但當她講述在「城泉」的經歷時,卻又帶著一絲奇妙的感染力,以及對環境保護的堅持。我想,這大概是社會創業家獨有的一種氣場。

| 對 Well# 細節的堅持

照片由「城泉」提供

「城泉」至今能在香港開始普及,甚至有不少大企業都選擇 Well#,很大程度上是 Ada 與團隊對受眾的了解以及質量的要求。Ada 坦言,不走塑不是市民的責任,而是添水網絡不夠廣、添水機質素不夠好。她堅持,如果要市民放棄或減少使用,我們就必須給予市民、公衆一個選擇。就著市民對市場上的添水機所抱的偏見— 水柱亂飛、強度不一、水溫奇怪的,Ada 和團隊花了一年多的時間,設計出 Well#。

Well# 外觀時尚,以吸引年輕用家嘗試;出水位直下而且隱蔽,以防止使用者直接用口接觸出水位;飲用水以智能系統調整至微凍溫度,令 Well# 出來的水變得更美味;電子屏幕顯示不同環保資訊,娛樂和教育使用者。這些細節加起來,才能令人們對添水機有信心,令他們願意犧牲購買即棄塑膠水樽的方便,改為自行擕帶可重用的水樽。

| 任何企業都要考慮商業和社會價值才能生存

要像「城泉」一樣,以創造社會效益為商業模式的中心,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要堅守「賺到錢」和「對社會負責」的雙重底線,Ada 也有一番見解。她相信財務效益和社會效益是無抵觸的,社會創業家必須盡力平衡社會效益和商業效益,而不是去選擇任何一方,過分側重一方亦只會本末倒置,變成非牟利組織,或是純粹利用社會價值牟利的企業。她相信,如果社會創業家希望在業務中創造社會效益,你的財務效益都一定要好。Ada 引述「城泉」爲例,要減少使用塑膠,越多水機在街上,越多人使用、租用水機,就代表越少人使用即棄膠瓶。

至於為何沒有為「城泉」冠上「社會企業」、「良心企業」等名銜,Ada 直言,這個社會不需要這些詞匯的。她表示很難想像一間公司不考慮營商環境、如何對待員工、如何設計產品服務,不從顧客角度出發,不考慮無論是員工或持分者的需要。傳統商業社會著重利潤最大化最大化(Profit Maximisation),Ada 認為,只談利益的企業,根本很難生存。

| 後記

訪問過後,我們也曾大膽邀請 Ada 為我們的新社創點子給予意見,Ada 也特地在週末抽空接見我們。在我心目中,「城泉」確是數一數二的成功社創例子,而 Ada 也是數一數二的模範社會創業家。

#城泉 #環保 #走塑

©2019 by WeLeap.